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,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,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,特別提出聲明。
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

性治療師/華人界第一位「喬鳥女王」 萬人因她重拾性福

  • A-
  • A
  • A+

記者郭奕均/新北市報導

「我還記得我的第一個個案,他是竹科工程師,我不騙你,他只要一講電話就射精」、「有些人是真的很想要,有那個慾望,但就是陽痿,硬不起來…」,一開口聊起和性有關的話題,她毫不避諱,綁著馬尾,穿著長褲,外型看起來就像個保守的老師,但她的工作一點都不保守,她是童嵩珍,是華人世界第一位取得專業證照的性治療師,職業10多年,如今更是兩岸最知名的性治療專家,幫助上萬人重拾「性」福。

性治療師童嵩珍(記者郭奕均攝影)

▼▲童嵩珍老師是華人界第一位專業性治療師,透過諮商和物理訓練的方式,幫助萬人重拾性福。(圖/記者郭奕均攝影)

'性治療師童嵩珍(記者郭奕均攝影)

「有些人都會跟我說,性治療要好好推廣啊,我說不用特別推廣,因為有需要的人真的太多了,他們自然會找上門」,童嵩珍的性治療中心除了台灣,在大陸也有4個據點,包括北京、上海、深圳跟成都,每個月加起來有5百萬台幣營業額,頗具規模,「目前我接觸過的男性個案超過2萬個人,女性超過5千人,當中也包括很多名人」,童嵩珍從不把對方稱為病人,而是稱做個案。

走進性治療中心,就隱身高級住宅區,氣氛莊重、舒服,採預約制,隱密性高,但幾乎每個角落都能看到和性有關的道具,「其實有性功能障礙的人,有7成左右都是心理因素造成的,只有3成是生理因素,所以我們會從夫妻關係和溝通上下手」,童嵩珍強調不靠任何藥物和侵入式治療,而是靠「物理訓練」加上「心理諮商」的方式,「我負責把壞掉的東西修好,很有成就感!」

但要在台灣偏向保守的社會風氣中,開創性治療門診真的不是容易的事,童嵩珍這一路走來,真的是披荊斬棘、遍體麟傷,尤其她是台灣第一個開性福門診的專家,要怎麼編排課程和流程,完全是瞎子摸象,承受的壓力外人實在難以想像,除了辛苦摸索治療課程,童嵩珍剛創業時,背負著外界有色眼光,以及家人朋友的不諒解和反對,完全靠自己流淚堅持。

畢竟童嵩珍成為性治療師之前,她曾在高雄榮總當護理師12年,年薪高達百萬,「我父親是老兵,他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做光榮的工作,像我當護理師,他來醫院看病都覺得很驕傲」,但有天半夜,一位腿打石膏被吊起來的男病患,他還是要跟女友做愛,「雖然他們把布簾拉起來,但因為裡面有盞小燈,所以旁邊的人都像在看皮影戲,其他護理師知道後,還去制止他們」,當時帶給童嵩珍很大衝擊,「我於是決定想成為性治療師,我覺得人不管是在什麼狀況之下,每個人應該都擁有性的權利。」

性治療師童嵩珍(受訪者提供)

▲童嵩珍以前是護理師,丟下鐵飯碗改行做性治療師,過程中非常辛苦。(圖/記者郭奕均攝影)

於是童嵩珍到樹德科大念了性學所,取得國際專業證照,畢業後毅然決然離職,要成為一位專業性治療師,在高雄開了一家「性福園」,「看到這招牌很多人都覺得怪怪得,尤其當時在台灣沒有這個行業,所有都勸我不要做一個沒聽過的工作,尤其聽起來又色色的,像是我爸爸完全不能接受,他覺得我怎麼會丟下一個鐵飯碗,去管別人床上的事,那種見不得人的事,有需要我教嗎。」

身旁親友沒有人支持,公婆更是不能諒解,「我收入變少了,加上剛創業要投入很多時間,我幾乎沒有時間照顧孩子,最後我也選擇和丈夫離婚,然後我也把好友連絡資訊全部刪掉了,我不想再聽別人的質疑」,性福園來人少得可憐,幾個月後就關了,講起這段眾叛親離的往事,童嵩珍仍會忍不住哽咽,「最後我自己一個人,開著一輛破車,就這樣到台北打拼。」

會這麼堅持,只因為童嵩珍覺得這是對的事,她就是想完成,她想起曾聽過廣川醫院院長柯基生關於性的演講,於是她跑去找柯醫師談合作,白天當護理師,晚上讓她開門診,「我會在門診發性學小常識,平時還會在網路上寫一些和性知識有關的文章,也會分享一些個案的例子,慢慢地,知道的人就多起來了。」

102年,童嵩珍也開創屬於自己的性治療中心,還跑到大陸設點,如今規模之大,兩岸不少名人都是童嵩珍的客戶,「陽痿有陽痿的治療方式、早洩有早洩的治療方式、性欲低下也有不同方式,每一種問題都有不同的治療方式」,對童嵩珍一開口,就對所有性功能障礙瞭若指掌,她深入了解每一個問題,也知道可能造成的原因是什麼,「很多人都是教那些沒有障礙的人如何做得好,但我的工作,是一個『從負到零』的修復過程,讓原本有障礙、困難的人,能夠恢復正常,甚至有望做得更好。」

性治療師童嵩珍(記者郭奕均攝影)

▲童嵩珍很自豪「把壞掉的玩具修好」,諮商過程中也會仔細了解對方的生活和心理狀況。(圖/記者郭奕均攝影)

現在童嵩珍在華人社會極具名氣,在性學研究也有不小貢獻,「現在我不少朋友都很佩服我,我爸爸也改觀了,以前他是最不能諒解的,現在他以我為榮」,雖然在台灣保守風氣社會下,性治療要能被完全理解,還是有好大一段路要走,「但我知道這是對的,因為有些連醫生都解決不了的性功能障礙,只有靠這種物理訓練加上心理輔導的方式才能挽救,而且性治療這件事,是很健康,也需要被重視的議題。」

對童嵩珍來說,性治療最終的目的是「愛」,「要談性就一定要談愛和關係,有愛那才是美好的,否則是自私的」,尤其這些年下來,童嵩珍覺得兩性間最重要的就是溝通,「曾經有女個案來求助,說她男友都無法勃起,她還常故意穿性感馬甲也沒有用,結果我們一問才發現,她男友覺得這樣壓力更大,男友反而希望女友像死魚一樣,他不希望女友引誘他,因為女友越這麼做,越讓他覺得自己不行,好像都需要女友幫助自己。」

「所以我們的幸福六堂課,第二堂是溝通,因為沒有溝通,後面的路就很難走」,因著互相了解和愛,讓性變成伴侶間美好、自在的事,是童嵩珍努力的目標,修補性功能的過程,或許更是關係修復、凝聚愛的過程,「所以我覺得性治療最主要的目地,就是變成更好的我們。」

性治療師童嵩珍(記者郭奕均攝影)

▼▲「性是美好的」,童嵩珍老師的性治療中心,有不少和性有關的物品,像是時鐘和枕頭。(圖/記者郭奕均攝影)

性治療師童嵩珍(記者郭奕均攝影)

追蹤三立新聞網 :
大數據推薦
熱銷商品
讀者留言